谶语之德 吾师不舍

2018年12月27日


  上古有谶言者,一语成真。
  在初中三年,我狂,我笑,我怒,步入高中,我慢慢的咂咂嘴,“嘶--”,我悔,我恨,我无。
  永远记得拿着一张空白的试卷在班主任面前玩世不恭的笑着、戏弄;永远记得班主任虚眯双目,柳眉渐展,抿着嘴,似笑非笑的表情;永远记得我离那所学校差一分时天上的云影……像个罪人似的走进睿升,我放不下自己,放不下愚蠢、无知的记忆。可老班好像不这么觉得,当我开始犯老毛病,肆意的任性时,他狠狠的掐了我一把,于是,我鼓起一片烈火猛进,葬入三尺寒冰而归。我想,我应该废了吧……却不料,一巴掌又一巴掌像蒲扇一样扇过来,然后转身离去,我不由得想起,“好像很久没有人这么严厉的要求自己。”我想,是吾师不舍吧。
  我逐渐明白,人性本惰,学习是逆流而上开始的,我在颠簸中松软,在逆旅中飘零,雄心在湮灭,而他,我的老班就像个加油站,在我慢下来时,猛送油,这是他对于我的意义,他说我这样搞会出问题,那样做对学习有碍,我本不信,结果完美的印证了他的话。
  自古忠言逆耳,没有毛病不会有人批评,是啊,抛去师生关系,本来说无血无缘。在人情淡泊的世界,飞鸿踏雪,大世无痕,人,像鱼一样寻求自己,很容易忘记自己是谁,难得有人不顾一切的把你拍醒。
  确实,不怪任何人,只怪自己太不懂事,陶潜曰:“悟已往之不谏,知来者之可追”。过去已无法更改,未来还可操控,感恩有这第一个指导者,不断的鞭策我,提醒我!
  感恩命运,让我遇到了老师。
  感恩老师,没有丢去谶语之德。
  谶语之德,吾师不舍。

上一页

下一页

上一页

下一页